推利马的人最后是不是死了,美国至今不敢直接插手委内瑞拉危机?

07-09 55阅读 0评论

推利马的人最后是不是死了,美国至今不敢直接插手委内瑞拉危机?

美国实际上已经插手委内瑞拉危机了,委内瑞拉危机的始作俑者就是美国。自委内瑞拉危机爆发以来,美国动作频频,与瓜伊多相互配合,不断地给马杜罗出难题,除了军事以外的手段基本都用上了。如果说为什么美国至今不军事干预委内瑞拉?是害怕俄罗斯吗?我觉得不是。俄罗斯国力比美国差很多,又远离本土,在美国家门口打仗,俄罗斯占不到便宜。那么,为什么美国不用军事手段干涉委内瑞拉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从国际形势的大背景及历史脉络中寻找答案。

一、从历史规律上看,美国的战争冲动期已过,处于战争犹豫阶段。 二战以后美国发动战争的轨迹有这么一个特点,既兴盛时发动战争的冲动最强,当第一场战争失败后,战争冲动犹存 ,当第二场战争失败后 进入战争犹豫期。在战争犹豫期间,美国一般不直接发动战争,采用代理人战争的办法,达成直接军事干预的目的。

推利马的人最后是不是死了,美国至今不敢直接插手委内瑞拉危机?

二战后,美国一跃成为超级大国,其国力及军事实力如日中天,此时美国的战争冲动是最强的。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的30万大军携联合国90万军队开进朝鲜。经仁川登陆一役,朝鲜人民军遭受重大损失,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再三警告美国,不要越过三八线,而美国正在顶盛时期,哪里听得进警告,于是越过三八线,直逼鸭绿江边。中国军队被迫出击。经三年苦战,美国军队被中国军队打败。这是二战后美国经历的第一场没有取得胜利的战争。

2年后的1955年,美国发动了越南战争,这次美国出动兵力50万,打了20年,耗资2600亿美元,阵亡5万多人,最后以失败而告终,越南实现了统一。这是美国二战后经历的时间最长,损失最惨重的一次战争。经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两次失败,美国对战争的态度进入犹豫期。在此期间,美国主要靠代理人战争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比如两伊战争及巴以战争等。

当时冷战没有结束,在战争犹豫期,美国通过代理人战争遏制苏联的军事行动。比如苏军入侵阿富汗时,美国向反抗力量提供军事援助,抗击苏联军队的占领,给苏联军队造成重大人员伤亡,9年后苏军撤出阿富汗。据统计,苏联在9年的阿富汗战争中,耗资200亿美元,死亡12210人,伤35478人,失踪311人。苏联元气大伤,为最后的解体埋下伏笔。

1991年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携冷战胜利之威风,美国又有了战争冲动。2001年发动阿富汗战争,推翻了塔利班政权。2003年又发动伊拉克战争,推翻了萨达姆政权。这两场战争,美国赢了战场,输了战略。阿富汗战争至今没有结束。在这两场战争中,美军阵亡1万多人,耗资6万亿美元。严重拖累了美国的经济,分裂了美国社会。美国从财政盈余变为负债21万亿的国家。经两场战争的失利,美国再一次进入战争犹豫期。以后发生的叙利亚战争,美国只扮演了一个打酱油的角色,没有深入介入战争,就是这个道理。委内瑞拉危机爆发在美国的战争犹豫期内,美国对战争的态度会非常谨慎,不会轻易地发动对委内瑞拉的战争。

二、美国操控世界的能力在下降,组织不起国际社会对委内瑞拉马杜罗政权的围剿。 朝鲜战争爆发时,美国操纵联合国安理会迅速通过84号决议,谴责朝鲜的进攻行为。随后组织了16国参加的联合国军开进朝鲜。那时的美国一呼百应。然而到了发动伊拉克战争时,美国已经没有操控联合国安理会的能力了,只能绕开联合国直接开战。美国的欧洲盟国如德法等国,都反对美国对伊拉克开战,追随美国的只有英国和澳大利亚区区两国。

委内瑞拉危机发生后,美国在联合国提出有关委内瑞拉提案被否决。承认瓜伊多的国家除美国及欧洲几个盟国外,还有南美的几个亲美政权,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不承认瓜伊多。美国副总统彭斯跑到哥伦比亚,参加利马集团有关委内瑞拉危机的会议。会上,彭斯鼓动利马集团国家武装干涉委内瑞拉局势,被利马集团拒绝。随着委内瑞拉局势的稳定,有些支持瓜伊多的国家心生悔意,德国前不久就拒绝了瓜伊多任命的所谓大使的赴任。4月6日委内瑞拉500万人走上街头,支持马杜罗,反对瓜伊多。由此可见美国对操控世界的能力大为减弱,国际社会已经不跟着美国的指挥棒转了。

三、特朗普的“美国优先”道出了对现实的无奈。 随着新兴国家及中国的快速崛起,美国经济在世界的比重下降,实力相对减弱。奥巴马时期担心美国的领导力下降,提出了美国再领导世界一百年的口号。为了证明美国的领导力,美国推动南海局势升温,提出自由航行受到威胁的伪命题 ,还幕后主导菲律宾搞南海仲裁。然而南海局势并没有按照美国的意愿发展,南海仲裁成为一张废纸,南海有关国家控制分歧加强合作的愿望成为主流。2011年,在奥巴马担任总统的第三年,中国的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特朗普上台后,担心美国竞争力的下降,提出“美国优先”的口号。放弃意识形态的输出 ,放弃军事干涉别国内政,专注国内经济建设。为了落实“美国优先”的口号,特朗普与世界各国打贸易战,安排从叙利亚,阿富汗撤军。2018年10月2日,沙特记者卡舒吉进入沙特驻土耳其大使馆后被杀,震惊了国际社会,世界各国纷纷谴责沙特侵犯人权的行为。

在此之前,沙特承诺在美国投资4500亿美元,其中1100亿美元用于购买美国的武器。特朗普在卡舒吉事件的声明中这样说道:“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卡舒吉被谋杀的所有事实,但是无论如何,沙特会保持和我们的盟友关系,沙特是我们对抗伊朗的重要盟友。美国打算继续成为沙特的坚定伙伴,以确保我国、以色列和该地区所有其他伙伴的利益。”特朗普为沙特辩解,引起共和党参议员鲍勃·科克的不满,他批评特朗普执政的白宫兼职做沙特王储的公关公司。特朗普处理卡舒吉事件的做法,准确地诠释了什么是“美国优先”。

综上所述,美国是否军事干涉委内瑞拉,不是看俄罗斯的脸色,而是根据美国的处境及当前政策决定的。美国处于战争犹豫期,很难下决心打一仗,由于美国威望下降,找不着代理人替它打仗,“美国优先”政策又限制打仗,不管美国叫的怎么响,能想出的好办法确实不多。

瓜伊多派人占领委内瑞拉驻哥斯达黎加大使馆?

哥斯达黎加烧香招来鬼,鬼,就是没规矩,说不定哪天半夜总统卡洛斯梦中惊醒,就能突然看见床头站着个这样的鬼!吓死你!

瓜伊多就像个鬼,忽悠之间出现在委内瑞拉政坛,飘飘忽忽就坐在了议长的宝座上 ,屁股还没坐热,又出现在民众集会上,宣布他就是委内瑞拉“临时总统”。如鬼魅一般飘然来去,没有程序,没有规矩,其实这也符合瓜伊多这票人马的属性,魔王手下的一帮小鬼根本不讲什么程序规矩,顺风而来随风而去就是他们的程序。

其实这事儿也得怪卡洛斯自己,利马集团14国接受美国操纵,在还不知道瓜伊多为何物,是人是鬼的情况下,只听美国老大一声令下,就第一时间承认了这个像鬼一样,忽然冒出来的委内瑞拉“临时总统”。既然你承认了,瓜伊多就给你打发来个鬼使者——黑白无常有何不可?早点晚点又如何?至于新大使到任要拜会元首递国书,嘻嘻嘻,对不起,那东西的印章还在马杜罗手里,他不给用,没有国书见你卡洛斯有毛用?你不认识我没关系,美国老大让你认你就认了。原来瓜伊多这伙真是TMD从魔窟里边出来的一群鬼,难怪他们都不讲人的规矩和程序。

由此事倒让人看出瓜伊多现在国内已经没的玩儿了,又急于想在美国主人面前刷存在感,表现一下自己还有用,就怕被主人甩破鞋,便急不可耐的玩儿了这么一手,至于手续不全,礼数不全,不懂程序规矩也是必然。虽然很有点丢人现眼,但有一招却让人不服不行——清一色的神出鬼没,诡异无常,半人半鬼让人始料不及。而这种霸王硬上弓的“外交”风格,则肯定会让那些追随美国承认瓜伊多的国家惊掉下巴,气的背过气,TMD老美颐指气使,你瓜伊多算个什么东西比老美还能装屁?

瓜伊多这帮人现在处境不妙 ,被博尔顿老鬼一句“委内瑞拉庞大石油资源应该由美国控制”给出卖,让委内瑞拉人民明白了这帮神秘的鬼东西就是美国豢养的傀儡,政变夺权就是要拿委内瑞拉石油资源向美国换取做狗的富贵荣华,从而失去了民众的支持;利马集团反对美国在委内瑞拉制造战乱,联合国组织50国集体强力反制美国干预委内瑞拉事务,让美国也不敢对委轻启战端,从而把瓜伊多挂起来嗮干,最终必被抛弃,被国家法律清算。这种清晰可见的下场逼的这小子狗急跳墙,所以才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那么曾经承认临时总统的国家怎么办?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把刚刚看到的一则新闻和大家共同分享一下。著名国际问题评论员刘和平在关于委内瑞拉局势的点评中说:委内瑞拉临时政府领导人瓜伊多并不是个莽撞之人,他非常有政治智慧。在目前的局势中,国际上支持他的有,支持马杜罗的也有。但瓜伊多能够很理性的对待这个问题,对支持他的国家表达了谢意,对反对他而支持马杜罗的国家也非常理智的保持着沟通。比如俄罗斯。另外,他也以积极的态度和我国保持着联系,并通过各种途径表达了他意图。他重申,如果他领导的政府能够稳定,将继续保持甚至加强委内瑞拉与我国的友好关系。由此可见,瓜伊多也可能同样是友好的。因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最重要的着力点是双方的利益,而不是某一个或几个领导人的喜好。所以,在委内瑞拉局势尚不明朗之际,支持或者反对瓜伊多和马杜罗的国家肯定都有,一旦局势稳定了,肯定还会以各自的国家利益为重。也就不存在题目所设定的问题。

题目问的是如果瓜伊多失败了,现在支持瓜伊多的国家会怎么样?假如瓜伊多失败了,这些国家也许会有点尴尬,但却不会承担任何责任,也不会有什么后果。即使是瓜伊多失败了,也不等于这些国家就一定会再支持马杜罗。肯定会出现几种情况,部分国家可能会修复与马杜罗的关系。有的国家会本着无所谓的态度,俗称“装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还有的国家肯定会继续反对马杜罗,比如美国和南美的巴西,哥伦比亚,阿根廷,智利等国家。加拿大,英法德等欧洲国家也有可能继续反对马杜罗。至于马杜罗,他肯定也不会将“仇恨”挂在脸上。因为支持他的也就那么几个国家,如果他将反对他的这些国家视为仇敌的话,那不仅对委内瑞拉的国家利益有害,即便是他自己也仍然将会寸步难行。所以,马杜罗不会傻到那种程度。

如果瓜伊多最终胜利了,现在支持他的国家自然会给他留下好的印象,对今后两国间的合作肯定有帮助。所以,除了基于政治因素外,通常情况下,更多的国家是以自己对委内瑞拉局势的判断来决定自己的态度的。从现在的情况看,支持瓜伊多的国家要多于反对瓜伊多的国家。更多的国家所采取的是观望的态度。而在支持马杜罗的国家中,俄罗斯显然最具有代表性。无可置疑,俄罗斯之所以支持马杜罗那是因为政治原因,是俄罗斯基于和美国博弈的需要。而不是基于未来的俄委两国关系。按照刘和平的话说,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的经济利益并不大,双方之间也就是170亿美元的经济往来。所以,俄罗斯并不在乎两国的经济利益。它支持马杜罗,主要是为了在美国的后院留下一个锲子,以缓解美国和北约在俄罗斯周边制造的安全压力。而我们却并不存在这个问题。我们和委内瑞拉这个国家历来都很友好,也就是说在查韦斯之前也很友好。况且,我们和委内瑞拉保持着巨大的经济和贸易往来。所以,我们对委内瑞拉的局势更理性,也更务实。所秉持的态度就是尊重委内瑞拉人民的选择。

从目前的委内瑞拉局势分析,瓜伊多胜出的几率更大。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一,委内瑞拉的经济已经崩溃,民不聊生的现象是马杜罗的最大短板。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如果不能使自己的民众有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那必然会在政治纷争中失分。二,世界上主要和有影响的国家大多都已经表态对瓜伊多支持。比如美国和西方的一些发达国家。三,瓜伊多在经济上已经得到美国的全力支持。美国已经掐断了马杜罗的金融渠道,并将委内瑞拉在美元体系中的资金账户交给了瓜伊多。马杜罗在今后必然会面临着巨大的财政压力。四,马杜罗的基本盘正在加速萎缩,而瓜伊多的基本盘却在不断扩大。马杜罗赖以支撑的军队正在分裂,继委内瑞拉驻美国大使馆武官席尔瓦公开抛弃马杜罗后,2月2日,委内瑞拉空军上将罗德里格斯也公开与马杜罗决裂,公开支持瓜伊多。并在视屏中说:“我宁愿在镇压人民之前撤出我的部下,现在我要对马杜罗说不!”罗德里格斯是第一个倒向瓜伊多的将军,这种“示范效用”必然会在今后几天体现的更加明显。综上所述,马杜罗在今后面临的局面会更加恶劣。委内瑞拉局势随时都有颠覆性变化的可能。所以,现在断言瓜伊多会失败还为时尚早。

马杜罗与巴沙尔在对付抵抗外界军事干预下?

谢谢悟空邀请!

在目前情况下,地处中东的叙利亚和位于拉美的委内瑞拉,这两个国家都是不受美国欢迎的国家。因此,马杜罗和巴沙尔自然也就成了被美国赶下台的对象。要说马杜罗和巴沙尔在对付和抵抗外界军事干预下,谁的能力强一点的话。个人认为,感觉巴沙尔相对来说要比马杜罗强一些。

首先、当时巴沙尔政府所面临的困境,要比现在马杜罗政府要艰难百倍。众所周知,巴沙尔面临的直接是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之间真枪实弹的内战。不仅如此,叙利亚错综复杂的反对派,还得到了美国的公开支持。在叙利亚反对派长时间不能取得胜利的情况下,气急败坏的美国,更是明目张胆直接向叙利亚发射了五十九枚巡航导弹。给巴沙尔政府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其次、就在美国直接军事干预的基础上,以色列也狐假虎威的紧随其后。不甘落后的以色列占着自己的优势和美国的撑腰,多次肆无忌惮的派战机对叙利亚展开大规模的轰炸。由此可见,巴沙尔面临的内忧外患要比马杜罗艰难的多。内忧是由美国提供给武器支持的库尔德武装和其它反对派力量,而外患则是面临着强大的美国极其爪牙以色列。所以,可以想象巴沙尔的日子是多么的不好过。

再次、巴沙尔主政的叙利亚,既是群雄逐鹿的战场,又是各国表演的舞台。美国,俄罗斯、以色列、土耳其、伊朗各种势力交汇在一起。巴沙尔在这样的乱局中能挺到现在,除了俄罗斯的大力支持,巴沙尔坚强的毅力也确实值得称赞。

反观马杜罗政府相对来说要比巴沙尔幸运的多了。

首先、马杜罗面临的是国家的内乱,而并非是内战。马杜罗的内忧只有反对派领袖自立总统瓜伊多,并没有像巴沙尔那样面临多股反对派势力。并且,瓜伊多也没有组织武装力量和马杜罗政府对抗。外患重点就是美国,其它域外势力只是跟着美国瞎起哄,口头上要求马杜罗下台而已。

其次、自委内瑞拉政局出现混乱以来,马杜罗政府并没有遭到美国实质性的军事打击。反对派领袖瓜伊多和美国,只是通过破坏委内瑞拉公共设施和经济制裁来激发民愤。以此来达到彻底推翻马杜罗的目的。这对于马杜罗政府来说,要比巴沙尔政府所面临的艰难要少的多。

再次、马杜罗的意志坚定程度不比巴沙尔。马杜罗作为合法的委内瑞拉总统,在自立总统瓜伊多私自离境出访回国后,没有底气将其以叛国罪论处。马杜罗前怕狼后怕虎的忌惮心理,导致瓜伊多越来越猖狂。这一点,要是换做是巴沙尔,早就将瓜伊多这等傀儡之辈绳之以法了。因此,这也是马杜罗弱于巴沙尔的明显之处。军队始终是效忠马杜罗的,而马杜罗不将瓜伊多绳之以法,这就是典型的放虎归山。如果瓜伊多拥有己的武装力量的话,那么马杜罗将会更加被动。指不定还会丢掉自己的合法总统。

由此可见,巴沙尔虽然有俄罗斯的鼎力相助,但巴沙尔自身也是一名硬汉。假如巴沙尔是扶不起的阿斗,俄罗斯就算坚定支持也未必能成功。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巴沙尔确实要强于马杜罗。

委内瑞拉军方会不会突然倒戈支持瓜伊多?

这个可能性是有的。

作为一个小国来说,其国内政局受外交影响很大,所谓独立自主的外交,在很多小国里是可望不可即的。典型的如乌克兰,在国内民众的压力下一意孤行的试图加入欧美政营,招致俄罗斯的强硬报复,乌克兰付出了失去克里米亚和东部地区出现分裂势力的代价。

而委内瑞拉,也是一个小国,人口仅仅3000万左右,国土面积约91万平方公里,2014年的gdp为5099亿美元,只相当于大国的一个省的体量。而且由于委内瑞拉陷入严重的通货膨胀,经济问题引发的政治危机使得委内瑞拉内部出现政治对立,马杜罗和瓜伊多为代表的国民议会派互不相让,使得国力进一步下降。

在这种情况下,是给很多国家有了可乘之机的,在过往的历史也层出不穷。在穆巴拉克倒台后,埃及选出了穆尔西为总统,上任后推行了宗教化政策,形成世俗派和宗教派对立的局势,埃及政治再一次陷入困局。埃及军方在获得美国支持后,果断发动政变推翻穆尔西政权,使得埃及终结穆巴拉克时代后,再次进入一个没有穆巴拉克的穆巴拉克时代。

美国之所以支持埃及的世俗化势力,主要目的在于宗教化的埃及势必会脱离美国的战略布局,使得美国的中东战略出现松动。而对于委内瑞拉来说,其国内局势的不稳定,也同样会对周围国家形成冲击,使得南美洲国家普遍反对马杜罗政权。

这里必须得说明一下委内瑞拉局势动荡的由来,查韦斯时期确定的国民议会制,是主持选举总统的机构。在马杜罗当选总统后,无力解决委内瑞拉国内的经济问题,通过国民议会是几乎不可能连任的。所以马杜罗抛开国民议会,推动建立了制宪大会,更改原本在2018年12月举行大选的日期,于2018年5月当选了总统。

所以从法理角度讲,建立制宪大会这种重大改革,是需要通过国民议会后,才具有合法性,马杜罗的所做所为无疑是值得商榷的。故在2018年6月,南美洲国家进行决议,拒绝承认马杜罗的合法性,只承认马杜罗总统任期至12月。所以,目前委内瑞拉的局势已经在6个月前注定了。

美洲国家不承认马杜罗政权的原因也好理解,一是委内瑞拉局势不稳定,有可能造成难民危机,波及到美洲国家。二是南美洲国家普遍存在大量的反对派,马杜罗若能成功,无疑是为各国的反对派打了一针兴奋剂,鼓舞更多的势力效仿。

法国大革命时期,推翻了波旁王朝的统治,鼓舞各国反对王权,引来了欧洲君主国家的反法联盟,沙皇俄国出现革命后,引来欧洲和日本的干涉军。其核心目的都一样,是要阻止这种趋势危害到自身利益。目前美洲国家普遍反对马杜罗,也是在历史上多次演绎过。

作为世界上超级大国美国,反对马杜罗的理由有更多的考虑。查韦斯时期多次指责美国,虽在国家战略上,并没有影响到美国利益,但是无疑给美国添了不少恶心。另外,俄罗斯、土耳其表态支持马杜罗,更是给了美国反对的理由。但是从整体看,美国对于委内瑞拉并没有当做核心问题,正式表态反对马杜罗也比南美洲国家要晚,同样的态度也有法国。

所以马杜罗目前的境地是国内有反对派推选的临时总统,国外有南美洲邻国的反对,有超级大国美国的反对,有欧洲强国法国的反对。表态支持马杜罗的土耳其和俄罗斯,其国力都不是很强大,不足于跨越大西洋为马杜罗提供实质性支持。而且委内瑞拉也不可能为两国提供足够的回报。

总而言之,马杜罗的局势是相当不稳定。作为军方势力,就有了可操作空间。究竟是跟着马杜罗还是瓜伊多,终究取决于跟着谁有肉吃。从目前的局势,很显然瓜伊多的赢面更多,所以委内瑞拉军方的态度,就值得注意了。

我是夕惕若,欢迎关注。

免责声明:由于无法甄别是否为投稿用户创作以及文章的准确性,本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您通知我们,请将本侵权页面网址发送邮件到qingge@88.com,深感抱歉,我们会做删除处理。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