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排球是由什么演变的(第一个排球是由什么演变的)

07-11 52阅读 0评论

第一个排球是由什么演变的,第一个排球是由什么演变的?

篮球的内胆!

排球的起源和发展:排球运动开始于1895年,在美国马萨诸洲霍利约克城,一位名叫威廉·G·摩根的天主教青年会体育教育督导在辅导人们进行各种体育锻炼的实践中感到当时流行起来的篮球运动固然很好,但运动剧烈,不太适合年纪大的人,因此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之后,他创造了一种新游戏:在网球场上用篮球内胆进行比赛,双方人数不限但要相等,各据一方。将球胆在球网两边来回传托,使其在空中飞来飞去,这就是排球最早的雏形。最初的排球运动只是一种消遣,比赛人数的多少,球的大小,比分的多少都由比赛双方临时协商决定。很快这个游戏就在基督教青年会中广泛的传播起来,最早被摩根和斯普林菲尔德市体育干事弗兰克·德博士及消防署林奇署长共同商定名位“小网”(Mitontte),1896年第一次表演赛之后,改名为“Volleyball”这个名称一直被沿用至今。

第一个排球是由什么演变的(第一个排球是由什么演变的)

u20u21什么意思?

u20u21是英文字母与数字的组合,不确定有什么意思。

u是英文字母,由v演变而来,是拉丁字母中的第21个,十九世纪之前,u与v一直混用,不加区分,后来由Pierre de la Ramée把u与大小写字母分开来。

21(二十一)是20与22之间的自然数。是一个奇数、合数、半素数。

同时,21,是一个网络流行语,是“爱你”的意思。主要是从谐音的角度来看的。也有笔画数量、灵魂重量、周易含义等引申含义。

为什么日本可以改变乒乓球规则?

日本乒协作为国际乒联的一个组成协会,自然是可以给国际乒联提一些建议的,这一点非常的正常,我觉得并不是日本乒协可以改变乒乓球的规则,而是日本提出的乒乓球规则的改革方案,恰好跟国际乒联的改革方向相适应,从而国际乒联就顺水推舟,采纳了他们的建议。

爱日本乒协提出的建议肯定是对他本协会是有很大的利好的,因为日本队现在采取的是以赛代练的训练机制,而且他们的队员都很年轻,所以他们才提出的你考勤率作为主要参考标准的新积分体系。卡塔尔国际乒联,为了让更多的高水平运动员积极的参加到国际乒联举办的公开赛和其他大型的比赛中,从而提高乒乓球比赛的观赏性和激烈程度,获得更多的赞助商,同时也为了避免中国队的一家独大,其他协会的逐渐衰落,他们就采纳了这一则看似不合理,但是有很多好处的新积分体系。

而话又说回来了,日本作为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的举办地,确实有一些特别的权利高于其他协会,而他们提的意见,国际奥委会也是会率先考虑和采纳的,就像日本提出让乒乓球混双项目进入奥运会一样,这个建议一提出,经过很短时间的商议,就很快通过了这个奥运会将在日本举行,不无关系。

综合以上几点分析来看,日本队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改变平脸的规则,但是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国际乒联,如果国际乒联觉得他的建议有利于乒乓球的发展,他就会采纳,否则他就不会采纳,就这样简单。

为什么在文字演化过程中?

谢谢邀请!

今天,我想还是请郎平来帮我们解释一下吧!

大家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想写某个简单的字,突然卡顿,怎么也写不出来,哪怕你掌握了一定程度的象形文字的规律,还是想不起来,却知道它的读音和意思,过一会儿又想起来怎么写的了?

什么梗?

因为脑子准备了两套记忆理解程序。语音系统和文字系统。这两个系统一起追忆,一边念,一边想象形文字的意思,把那个字回忆出来了。

但是拼音文字不存在这个问题,会说就会拼!象形文字就这样尴尬!

语音系统程序,听到语音,就已经接收到指令,就可直接作出反馈并回应。

如有人喊您,“您好!”您是听到这语音后直接回应,还是先要在脑海里浮现出了这俩字再回应?

又如有人说什么东西“魑魅魍魉”,大家听到“cimeiwangliang”应该就直接知道说人鬼魅,但不一定先要启动文字系统在脑子里画这四个字的脑电图吧,有时这类生僻的字一时写不出来,难道理解也卡顿了吗?大概没有,哈哈,肯定没有!

上面“您好”的例子,小朋友哪怕不会写,听到语音后,一点不会影响他回您一个美丽的笑容:“您好!”

那么您听到这语音,脑子里是急着画好脑电图再回应的吗?哈哈,大概不用,肯定不用!

那么,这就是这样的一个梗:人听到语音后,就像接发球队员直接派球到4号位,铁榔头郎平便可直接“主攻”扣球,不必等“二传手”画脑电图发第二梯次的指令再组织“背飞”进攻。语音就是超级接发球高手,她一上场,就根本不用二传手了。

严格说来,这个“二传手”在语言发展的进程中是应该被淘汰的。哈哈,要被口水淹死的,一个小民的看法罢了,莫急。

另外,一个人的精力就这么点,一攻就成得了的事,为什么还要费力二次进攻?

有人说,你试试看。

哈哈,真的很难很难,真的很复杂很复杂!那是一整套语言系统包括音、词、词组、句子、语法、修辞等的严密闭环的逻辑系统。

但是,不是有很多国家做到了吗?

而且逻辑学那么发达……

从人类交流的角度,从语言发展的角度,拼音化是趋势。忍得一阵痛,新的生命才会降临!所得肯定比所舍多很多很多,那是脑力的解放!注定会赢来一马平川,纵横驰骋!

对我们国家来说,还有一个“三传手”,郎平要笑掉牙了,好吧,我没说排球好吧。

文言文翻译是我们脑子里语言系统的“三传手”,为了传承传统文化,先要学习文言文翻译技能!先要翻成现代文,因为那个古人舌头发出的声音,有人听不懂,先要费九牛二虎之力转换现代格式,这不是自作自受吗?

直接用转换好了的现代汉语格式不是也能传承中华传统的精髓的吗?特別是义务教育阶段这么费力地学翻译,才是真正地错过了中华传统文化壮丽的画卷。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本来可以触摸到多少圣人贤哲的思想脉搏?只要让学生面对转换成现代文的传统篇章不就得了?之乎者也要干嘛?

而且孩子们几年的时间精力下来,文言文翻译的实际能力怎么样?不敢恭维。那怎么去独立地接触更广阔的文言文世界?那些错失的壮丽画卷什么时候,怎么地补回来?

道理再简单不过!譬如幼儿看图说话,小学生看白话本《三国演义》不是也一样继承传统?我不由怀疑,文言文的这套系统到底带来多少社会效应,时间精力可是对莘莘学子一点不客气的。

哎呀!别说“二传手”了好吗?“三传手”很不高兴哪!

象形文字的确真的绝美!但人类有非常的理智,那就是——忍痛割爱!就让它留在美好的记忆中吧。

“舍得”是永远的哲学命题。

有个条友,在下面评论里提了个很好的问题:

说是“施、氏、食、狮”等同音的近音的情何以堪,我把回复也放这里吧——

没啥不堪的,这些象形文字都成了博物馆里最可宝贵的文物了,不会再来为难你的了。

它们全改造成逻辑系统里的唯一了。读音也因为不同的构词规则而区分开来。“施”作姓时,名词,按名词构词,“施”作动词时按动词构词。“氏”名词,按姓氏系统构词,如大小写规则。“食”,名词和动词区分构词……因为构词法不同,读音就区分开来了!虽然很复杂,但逻辑可以条分缕析。再讲一遍,那象形字在博物馆里,没啥纠结的了。

另外,音似的误拼误读全世界一样的,川普也常要订正四遍。象形文字形似的字也会有混淆,也要订正四遍的,哈哈。

世界潮流,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接受的,但她总是曲折向前的。

不喜欢外人来自己家是怎么回事?

有没有和我一样乖张怪癖讨人厌的,孤独近十年,家里除了亲人和修空调的来过,其他人都没有进来过。有没有同类怪物。

首先是现在的时代,去别人家里串门的习惯逐渐改变了,大家想要见面都是约出来见面。

家逐渐演变成了非常专门的私密场所。这是功能改和习惯的改变造成的。

中国的人居和社交方式都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往那种邻里之间互相走动吃个饭,端起一碗饭东家走到西家的场景,到现在已经完全不见了,即使在农村也很少是这样。

人们现在都比较重视自己的私隐,也懂得去尊重别人的私隐。

所以极少走动串门的社交方式,让每个人的家变成了纯粹的自己的港湾。

我十年来从不请人到家里来。一般听到有谁要说到我家里来做客,我直接就拒绝。

因为我很不喜欢在家里会客。小时候我的父亲在单位当一个小科长。即使是这样低的职位,也会有很多人天天来上门。

我从小就特别烦,因为每一天吃完晚饭开始,就听见楼梯响,就开始陆陆续续来人。

一波一波来了,坐在那里瞎聊,喝完茶有的还喝酒。我父母不停地在应酬。我感觉自己一家人没有一刻是安静的,没有属于自己的私密空间。

在八十年代一吃饭上下楼的小朋友有时候都会串门,互相上桌吃几口又走。虽然是比较亲切,但是长此以往,这种日子好像让你觉得你不是一个家,而是一个大家庭。

似乎是在过一种集体生活。这也是我非常不喜欢的。我总是渴望我们一家人单独地吃一顿饭,但这种愿望直到我读高中的时候再慢慢实现。

因为那时候吃饭是不关门的,平时也不怎么关门,直到睡觉的时候才把大门关了,一般都开着方便邻居出入。

等我自己成家之后,我就更加有一种偏执,不喜欢别人到我家里去,我更是不让别人知道我住在哪里。

我总感觉我的生活是比较私人的东西,所有的信息和状态不需要别人知道。

以前我有那么一段时间,听见敲门声听见叫门声都非常的反感。特别不希望别人打扰我。

并且这10年来我也从不到任何人家里去做客,因为我也不喜欢去打扰别人。

我总感觉我去占用别人的时间,等于就是谋财害命。

有时候我的朋友觉得我比较怪癖。因为我年轻的时候是一个特别喜欢交朋友,特别喜欢热闹的人,

可是到了中年就变成了一个特别冷冷清清,很喜欢享受孤独和寂寞的人。很多朋友和亲人都觉得我变化特别大,有点适应不了。

他们总觉得我肯定在家无聊,有时候想来跟我聊聊天陪陪我,可是他们不知道我一个人的时候是最充实的,

因为我不需要去应酬任何人,我可以把时间全部安排做自己该做的事。

我非常的感谢那个发明微信的人,因为微信的发明让你和朋友既能够联系,天天还能聊上几句,

但是又不需要见面。甚至我现在的很多工作都不需要我出去上班就能搞定。

这真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应该获得诺贝尔学奖。

经常有很多人跟我在工作上合作的时候,希望当面讲才明白。我特别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当面和我讲工作,

因为每次当面和我聊都没聊到重点,七七八8乱聊一通,反而打开微信直接说目的,几分钟就聊完了。只不过我理解,

他们有时候在商业合作上需要跟你有交情才有信任感才放心。但是我真的不太需要这些东西。

这么多年我和别人合作,首先约定好,答应我几个条件,第一不吃饭不应酬,第二不出差,第三一个月不能见面超过两次。

答应了才开始干,不然再多钱我也放弃。所以这也是我没有发财的原因之一。

我知道我的怪癖已经引起我的朋友和亲人的不满。我有许多朋友已经很多年都没见过面了。

常常他们要来见我,我都找理由推掉拒绝,或者他们要我出去我也拒绝。

第一是确实是很忙,很多事,第二是我不知道去到能说什么,我现在对着别人没什么话说。

以前我是一个特别爱和别人扯犊子的人。而现在我对着一个人几乎找不到想要说的话。

开口都是支支吾吾,每天越是闭嘴的时间长,我越是幸福和开心。

佛门中有一种修法就是闭嘴不说话,必须要长期保持。据说有些修这个法的人,好几年都不说一个字。

我有点羡慕这样的人,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心里面是不是也不说话,但我知道,一旦心里都不说话。这种安静才是我最享受的东西。

因为你连跟自己说话都已经没什么兴趣了。

怪癖到这种地步,你又怎么可能会希望别人来到你家里呢?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现在的人出门会客,一定是有特殊的社交打扮,而回到家,不是大裤衩子白背心,

就是稀乱头发邋里邋遢的样子,如果有人忽然间要来,你肯定是很尴尬,不愿意见他的。

唐朝的一个著名诗人贾岛有一首很出名的诗叫《寻隐者不遇》,说他到山上去探访一个隐者,

可能他打听到这个人比较有名,所以他去找他,但是却无法找到,只碰到了隐者的童子。

这首闭门羹诗是这样写的。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这首诗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之一。我不是喜欢那个多此一举去上门讨人厌的贾岛,而是喜欢这个躲开的隐者。

他有可能根本就没去采药,躺在家里睡大觉,但是他一定是交代了童子,如果有些莫名其妙的人来找他一定要说师傅采药去了,也没有走远就在这个山里面,但是你想找他却找不到。

这位顽皮的隐者,和去找他的人开玩笑。他给了你一个答案,告诉你他就在这个山里,但是他又告诉你你想找,你想求见他,却求不到,他是无求无得的。

我一想到这诗,就觉得韵味无穷。

人世间很多事情只在没有发生的时候,就特别有韵味。人世间有些人不见比见到更好,有些事打住不做点到即止,比尽兴做完也好之百倍。

王子猷和戴逵是非常好的朋友。有一天晚上半夜三更,因为下大雪,月光很美,王子猷文艺心突发突然很想戴逵,想跟他喝酒扯犊子,于是他起来叫上自己的私人船夫。

说要开船,马上去找戴逵。家里的人都觉得他疯了,这人绝对是疯的,半夜说要开船到另外一个城市去找朋友,这不是疯子吗?

于是张罗着开船,走了一夜的水路,就快天亮了就着灯已经看见戴奎家了。这时候王子猷突然说,咱们回家吧,到此为止。

船夫非常的不解问他。为什么这么折腾呢?这已经到了门前了却不进去还又回家,这是为啥?

王子猷说,我想他了,所以趁着兴头必须马上就出发,我到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尽兴了,见不见他没有什么所谓,现在该回去了。

古人的故事里,这个故事是我最爱的,我爱极了这个故事。我体会非常深,我有时候也很喜欢和朋友聊天,也会想朋友,好朋友的情感是不会假的,

但是不一定要见他。微信上发个表情聊几句完全足够了。留下更多的空余时间和更多的想象空间给彼此,其实比见面喝得杯盘狼藉扯扯淡会更加有韵味。

其实很多人到了中年,也和我一样,深居简出,不爱交际,其实比起那些天天在外面跑的男人,我们这类不值得一提,

因为真男人才会勇于负起责任,面对风雨奔波,不惧牺牲自我。我这样的,只是自私一点。

但是,相对于宁静,我愿意牺牲一些利益,如果人生没有什么清福可享,唯有自己创造一点啊。

实际上,真正的有力量的孤独,是无论你在何处,你身处灯红酒绿也好,车水马龙也罢,是非争吵之所也行,忙碌奔波之际也可,你都有安静如如不动的心。

这样的你,不会再害怕任何场合任何处境,也不会因为环境的变化产生喜怒哀乐。

然而,自己能够选择的时候,偷得浮生半日闲,难道不香吗?要知道,不做社交,是一种难得的清福,不让别人踏进你的家门或者心门,也是一种难得的安宁。

我不希冀你来我往的热闹,也不希冀有人嘘寒问暖的关怀,所以我不害怕不出门的孤独,和无人交流的寂寞。如清代李渔所说:从来至美之物,利于孤行。

我又特别感谢发明头条的人。当你可以在头条上写东西和很多网友讨论事情。这也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事情。他能够给我们这样乖张怪癖的人与生活空间。

免责声明:由于无法甄别是否为投稿用户创作以及文章的准确性,本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您通知我们,请将本侵权页面网址发送邮件到qingge@88.com,深感抱歉,我们会做删除处理。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